爱游戏首页:80后玩家追忆游戏人生 玩家何时才能受人理解?

  与大多数北京人相比,翟飞显得较为安静,他称自己是慢热型。虽然已将生活重心放在两个月大的儿子身上,但谈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,他字里行间依然充满难以掩饰的兴奋。翟飞生于1980年,朋友们称其老翟,他是一名电子游戏爱好者。

\\

  启蒙:红白机

  上世纪80年代末,翟飞去同学家玩,第一次见到了游戏机——红白机。这是日本任天堂公司于1983年推出的一款8位CPU家用游戏主机,双手柄,单声道,使用卡带。因主机为红白两色而得名,其正式名称为Family Computer。在80年代末期风靡全中国,也是很多80后玩家接触的第一台游戏机。

\\

  他在红白机上玩了人生中第一款游戏《双截龙》,从此一发不可收。除了常去同学家“蹭”游戏机玩,还跟家人“软磨硬泡”。但直到1991年,小学五年级时,他才拥有自己第一台游戏机。

  那天,翟飞从同学家蹭完游戏回家,惊喜地发现妈妈买回一台“小天才”。这是台湾出品的红白机“兼容机”,带光线枪(手枪形状的游戏控制器,用来玩射击游戏),并有一盒黄色的游戏卡带《打鸭子》。该游戏是玩家用光线枪对电视屏幕射击野鸭得分,有点像奥运会比赛中的打飞碟项目。

\\

  他还记得那个游戏的画面:猎犬扑到草丛里,惊慌失措的野鸭们飞往各个方向。玩家砰、砰开枪,如果打到野鸭,猎犬会像人一样“提”起野鸭;如果没打到,猎犬会捂嘴嘲笑。

  在红白机时代,翟飞玩得最多且最熟悉的游戏是科乐美出品的《沙罗曼蛇》。初中时,父母工作地离家远,中午无法回家做饭,便把翟飞托付给班主任。这位青年男老师住单身宿舍,有一台红白机和《沙罗曼蛇》,午饭后常跟翟飞一起玩,有时体育老师还会加入。

  虽然翟飞知道科乐美游戏的通用“调命”秘籍“上上下下左右左右AB”,但他不需要,因为“对敌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一清二楚”,不仅可以“一命通关”,还能得到“奖命”。快乐的午休时光持续到他初中毕业。

  16位:世嘉MD

  90年代初,家用游戏主机进入16位时代。但父母以“影响学习”为由禁止翟飞玩游戏,于是他做了件大胆的事:偷家里的钱买了台世嘉五代游戏机(Mega Drive)。

\\

  之后,翟飞的游戏时光转入地下:晚上黑灯瞎火摸进电视房,关上门,将电视亮度调低,静音,再把被子盖在电视上以防漏光,躲进棉被里玩。甚至在期末考试前夜,他还能爬起来玩游戏。对于那段岁月,老翟评论说,由于玩心太重,干了很多可笑又疯狂的事情。

  那个年月,北京鼓楼一带出现很多游戏店,除售卖游戏主机和相关产品,还提供游戏卡带置换业务。于是翟飞时不时去一次,用老游戏加几十块钱换一盒新卡带。令他记忆深刻的是一些经典格斗对战游戏,如《侍魂2》、《幽游白书:魔强统一战》,他会将每个人物的必杀技和绝招通过不断的尝试研究出来,记在小本上。

  这个时期,翟飞接触到一个全新的游戏类型:战棋(又称SLG),属于大型策略游戏的一个分支,有性格各异的人物、复杂的分支剧情,以及丰富的职业和物品。他觉得以前玩过的那些游戏弱爆了。

\\

  除了战棋,翟飞还喜欢角色扮演类游戏,虽然都是日文对白,也并不妨碍他投入其中。他会乐此不疲的和游戏中所有遇到的NPC(Non-Player Character,非玩家控制角色)多次对话,直至出现重复对白。他会走遍地图的每一个角落,打开所有能打开的箱子、柜子和罐子。甚至故意不推动剧情发展,只为反复与敌人战斗练级。如果错过一个隐藏物品或一条支线剧情,他宁愿从头开始。对这种近乎疯狂的偏执,翟飞笑称:“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。”

  回想起来,那会的游戏卡带昂贵且种类稀少,使得玩家每玩一款就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研究,并傻傻地乐在其中。

  次世代:土星和PlayStation

  1994年,国内首份游戏杂志《Game集中营》创刊(后更名为《电子游戏软件》,2012年停刊)。翟飞从那时开始买游戏杂志,包括几块钱一本的月刊和20多块的合订本、增刊,一本不落,每月零花钱几乎都投入其中。

\\

  年末,世嘉公司发布新一代游戏机“土星”,索尼的“PlayStation”也在同期推出,游戏主机正式进入32位时代。32位游戏主机CPU运算能力更强,游戏存储介质也由容量小、昂贵的卡带升级到更大容量,廉价的CD-ROM,画面亦更精致,配乐也由电子音源进化到高保真立体声,还新增了片头动画。翟飞立即被吸引住了,并在随后几年陆续购买了土星和PlayStation。

买球吧买球赛哪个网站比较好买球软件云南体彩网互联网彩票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